短篇文学

水调歌头•鸡鸣驿城楼怀古

发表于2022-08-04 09:28  作者:写手孙世元


词林正韵•第三部(平声)•一组韵•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毛滂正体。

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

雄关封驿路,绝塞锁京畿。
太行分割晋冀,征雁入龟兹。
石砌隋唐兵垒,夯土赵燕烽燧,永定钓舟归。
戍梦绻情愫,边笛扣心扉。

官厅荡,军都莽,大桥岿。
摩笄殉难,唐帝驻旅听鸡啼。
八国凶夷烧杀,六宫太监护驾,亡命窜慈禧。
扼腕缅光绪,颔首祭珍妃。

注:
鸡鸣驿-----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鸡鸣驿乡,是一处建于明代的驿城,城墙表层砖砌,墙体底宽8-11米,上宽3-5米,高11米,城墙四周分布4个角台。鸡鸣驿城,东西各开一城门,建有城楼,城外有烟墩。城内的五条道路纵横交错,将城区分成大小不等的十二个区域。城内建筑分布有序,驿署区在城中心,西北区有马号,东北区为驿仓,城南的傍城有驿道东西向通过,城内有古代遗留的商店和民居。鸡鸣驿城是中国邮传、军驿的宝贵遗存,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龟兹------国名。汉代西域国之一。在今新疆省库车、沙雅二县之间。

永定------即永定河,全长747公里,流经内蒙古、山西、河北三省、北京、天津两直辖市、共43个县市。永定河上游有桑干河和洋河两大支流,在河北省怀来县夹河村汇合。

官厅------即官厅水库,是永定河上历史最久的大型水库,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座大型水库。水库位于北京市的西北方向,整个流域涵盖张家口市的桥东、桥西、宣化、崇礼和下花园五个区以及怀来、蔚县、阳原、涿鹿、怀安和万全等六个县,还囊括北京市延庆区。

军都------即军都山,属燕山山脉。位于燕山山脉与太行山脉的接合部,东以古北口与燕山相邻,西界为居庸关同太行山相对峙。著名的万里长城在北京的主要部位都在军都山系中。西起关沟、东到昌平、延庆、怀柔、密云等县内,北接冀北中部山地,南临北京小平原,长约100多公里,宽数十公里。

大桥-----即怀来大桥,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境内官厅水库水道之上,全桥采用双向4车道城市主干路标准建设,设计时速60公里/小时,设计为双塔单跨悬索桥,全长1988米,桥主塔高107.8米,桥宽33.6米。主桥720米一跨过湖,大桥南北两岸引桥各634米,为我国华北地区第一跨度的悬索桥。

摩笄殉难-----即赵襄子的姐姐代君夫人因国亡夫死而在此山磨笄自杀。摩笄夫人本名赵季赢,父为赵简子,她的兄弟为赵襄子。说起赵襄子,就绕不开其父赵简子赵鞅,在鱼龙混杂、杀机四伏的晋国政坛中,年纪轻轻的赵鞅不得不接过关乎赵氏宗庙兴亡的重任,并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一代国君。赵襄子原名赵毋恤,是赵鞅众多子嗣中地位最卑微的一个。据说,赵襄子是赵简子在攻打中山国时和一个狄人女子野合所生的,所以在赵家很不受待见,赵氏家臣和另外的两位兄长都很鄙夷赵襄子,只有姐姐赵季赢真心的关心他,对赵襄子来说,这相当于黑暗之中突现一缕阳光,顿时照亮了赵襄子的心田,由此可见两人的关系自然非常好,这也为赵季赢后来的自杀做了铺垫。然而,尽管赵襄子从父亲那里分到的父爱少之又少,但倔强的赵襄子并没就此听天由命,反而积极上进,敏而好学,从不效仿诸兄之纨绔,久而久之,赵襄子就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赵鞅最器重的家臣姑布子卿的法眼。姑布子卿以善相取信于赵鞅,也有心向赵鞅推荐这个最不得宠的儿子,但苦于没有办法。一次,赵简子让姑布子卿给诸子面相,姑布子卿看了一圈,叹口气说:“无为将军者”。在政坛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赵鞅一直保持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应有的沉着冷静和明察秋毫,当其听到姑布子卿如是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急忙问道:“赵氏其灭乎?”姑布子卿这时顺势推荐赵毋恤,并说出了几乎决定赵鞅后继者的话来:“天所授,虽贱必贵”。随后,赵鞅经过一番观察考验之后终于认定赵毋恤才是赵氏大业的最佳继承人。于是,赵鞅废掉长子赵伯鲁,破例立赵毋恤为世子,赵鞅死后,赵毋恤顺利承袭了赵鞅晋卿之职,史称赵襄子。赵襄子一上位,就对赵鞅垂涎的代国下手,“虑所以取代,乃先善之”。代君好色,赵毋恤先把自己姐姐嫁给代王做妻子,又献上各种奇珍异兽,以麻痹代王的防范心理。公元前475年,赵襄子决定在军事要地勾注山(今山西代县西北)约会代王,准备对代王下毒手。事前,赵襄子吩咐工匠特地制造一把铜质的汤匙,汤匙做得很重,匙柄做得很长。然后,赵襄子如约在勾注山会晤自己姐夫代王并设宴招待。席间,襄子频频向姐夫举杯问候,代王不知就里喝得十分开心。这时,厨师端上一盆香气扑鼻的鸡汤,送到代王面前。正当代王伸手接厨师手里的长柄铜匙时,突见厨师已抓过匙柄朝自己击来,代王躲闪不及,顷刻被打得脑浆迸裂,命断当场。赵襄子趁机向代国发动进攻,一举消灭代国。赵襄子得了代国之地,兴高采烈地带兵来迎接自己的姐姐代君夫人赵季赢,但是姐姐代君夫人赵季赢却不肯回归,她说:“吾受先君之命事代之王,今十有余年矣。代无大故,而主君残之。今代已亡,吾将奚归?且吾闻之,妇人之义无二夫。吾岂有二夫哉!欲迎我何之?以弟慢夫,非义也。以夫怨弟,非仁也。吾不敢怨,然亦不归。”一面是手足亲情,一面是自己的丈夫,两方残杀,对于代君夫人赵季赢来说,她又能够怪谁呢?这个残酷的乱世,她知道自己的感情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她却不想这样苟活下去,她想要对得起自己的心,自己的情,即便这世界上只有她一人是一个有情之人。于是,她独自来到了摩笄山,用山上的岩石把自己的发笄(用来固定发髻的玉笄)给磨尖了,随后毫不犹豫的刺向了自己的太阳穴。临死之时,她没有痛苦,心中只有解脱般的轻松,她仿佛看到那个充满魔幻现实的感情世界。随着史海钩沉,后人逐将代君夫人改称为摩笄夫人,将其自杀的山峰称之为摩笄山。

唐帝驻旅听鸡啼------传说唐太宗当年与东突厥交兵打仗,唐太宗李世民大军在摩笄山上安营扎寨,东突厥在山下伺机而动,不料半夜里,唐太宗李世民猛听得公鸡打鸣的声音,把他惊醒,结果发现东突厥正预备突然袭击,唐军因此惊醒躲过一劫。由此,唐太宗李世民将这座摩笄山改名为鸡鸣山。元朝诗人郝经在《鸡鸣山行》诗中形容这座1128米高的山是:一峰奇秀高插云,万马踏碎青芙蓉。桑干黑浪落绝壁,霜净天澄更觉雄。

八国凶夷------即八国联军,由大英帝国(英)、美利坚合众国(美)、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法)、德意志帝国(德)、俄罗斯帝国(俄)、大日本帝国(日)、奥匈帝国(奥)、意大利王国(意)所组成的联合军队。公元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以军事行动侵入清朝,其主要借口就是惩办义和团。历史走到1900年的时候,大清朝已经腐败不堪,许多地方都是一种空虚状态,而当时老百姓为保存大清王朝的实力发起所谓的义和团运动,慈禧太后以及一些满清贵族也利用他们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义和团运动兴起之后,他们打出的口号是扶清灭洋,也就是说他们要扶持大清消灭洋人,在这种口号的蛊惑号召之下,许多义和团老百姓,开始反一切西方文化行动,对西方文化以及商行和教堂实行打砸抢烧。为此很多无辜的人都受到了伤害,而西方国家在大清朝北京设置的使馆也遭到了义和团民的围攻,许多地方变成废墟,外国使者被杀害。1900年5月20日,在北京的各国驻华公使召开一次公使团会议,共有英、美、俄、法、德、意、奥、西、萄、比利时及日本共十一国参加,会上对于当前大量义和团民正在逼近京城,是否派兵来保护教堂一事进行商议。当时,法国是立马马调兵来北京,但英国与大清占有着巨大的利益,不希望马上出兵,可以向清政府施加压力。最后,公使们达成暂时一致,大打不必要,武力讹诈是最稳妥的办法。大清朝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老佛爷慈禧于公元1900年6月16日,紧急召开御前会议,到底是战是和,牵涉甚广,影响巨大,她自然不能轻易拍板。尤其是朝廷内部各派力量正处于复杂多变的斗争漩涡中,战或和,则意味着太多内容。当时反战派主要是荣禄、王文韶、李鸿章等人,他们认为八国联军之所以侵华,根源在于义和团盲目仇外所致,列强不过是“情急而图自卫”,帮清廷代剿拳匪而已。是故,他们主张朝廷狠心平定义和团运动即可,而这一派的言论,深得光绪的认可。这下坏了,光绪对列强的宽容自然触动慈禧那根脆弱的神经及伤疤之痛。慈禧不但非常担心自己的权力会因联军入侵而旁落,更担心以光绪为首革新势力会翻旧帐。原来戊戌变法失败以后,光绪皇帝被禁闭在瀛台,清朝的统治大权完全落到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后党集团手里。然而,光绪皇帝的继续存在,使后党集团仍觉得放心不下,他们知道年过花甲的慈禧太后一旦死去,政权再归到光绪皇帝手里,他们必将会大祸临头,死无葬身之地。为了避免这一危险后果的发生,除了现在谋害或废掉光绪皇帝另立新君之外,别无其他出路。但是,由于西方列强出面干涉,使后党的这一计划未能得逞,他们只好为进一步除掉光绪皇帝做些准备。于是,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慈禧太后决定立端王载漪的儿子溥俊做同治皇帝的继承人,让他入宫,称为“大阿哥”,准备明年元旦让光绪皇帝行让位之礼,将皇帝宝座让给载漪的儿子“大阿哥” 溥俊,同时,命令李鸿章去说服西方各国公使入宫庆贺,结果又遭到西方各国公使们的拒绝,使这次精心策划的废立计划受阻。而这就是载漪、刚毅等后党分子仇恨洋人的真实原因之所在,所以,当义和团运动兴起之后,慈禧原来视如洪水猛兽,调兵遣将,想一举消灭之,而当义和团的声势越来越大,已经发展到她眼皮底下的时候,她开始怀疑她的这种武力镇压的有效程度。随后,慈禧在赞成义和团派载漪、刚毅等人的影响之下,慈禧又幻想真有神仙来拯救自己,所以,她每天“必将咒语诵七十次,诵毕,由总管李莲英言以又亡洋夷一名等语” 据《中国近代史》。由此,慈禧决心利用义和团的力量消灭洋人,将镇压政策改为招抚,这在客观上为义和团运动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巨大作用,而面对慈禧太后的立场转变,以载漪为主的主战派,则强力站到慈禧后面,支持利用义和团赶走洋人。经过数次争辩,慈禧吼道:“今日衅开自彼,国亡在目前,若竟拱手让之,我死无面目见列圣。等亡也,一战而亡,不犹愈乎?”听罢此话,群臣不再争论,顿首喊道:“臣等愿效死力”。四日后(6月21日),清廷向八国联军宣战,庚子国变就此拉开了沉重的帷幕。1900年6月10日,英国海军中将E•西摩尔率领联合特遣队2000余人分批由天津租界进犯北京,经廊坊落垡之战,伤亡近300人,被迫退回天津。6月17日,联军攻占大沽。7月12日,兵力达到1.7万人,火炮40余门;7月14日,占领天津。7月底至8月初,兵力增至3.4万人,并做好入侵北京的准备。8月4日,联军集中1.8万余人及81门火炮,自天津出发,先后攻占北仓、杨村、河西务、通州等战略要地。14日攻陷北京,尔后纵兵抢掠3天,并对北京实行分区占领。此后,继续增兵,自京、津出兵四向攻掠,控制了南至正定、北至张家口、东至山海关、西至娘子关的京津四周要隘。联军初期没有成立联合指挥部,作战时通过司令官联席会议分配任务。8月17日,决定由德国陆军元帅瓦德西任联军总司令。10月17日,瓦德西进京,设总司令部于紫禁城的仪銮殿,并成立军事殖民机构“北京管理委员会”于理藩院衙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经常把普通百姓强说是义和团,然后不由分说便加以杀害。侵略军把西四北太平仓胡同的庄亲王府放火烧光,当场烧死1800人。德国侵略军奉命“在作战中,只要碰着,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格杀勿论”。法国军队竟用机枪把人群逼进一条死胡同连续扫射15分钟,不留一人。杀人时,八国联军全副武装“监斩”,从各个角度照相,企图恐吓,如今成为八国联军罪行的铁证。据记载说:“城破之日,洋人杀人无数;但闻枪炮轰击声,妇幼呼救声,街上尸体枕藉。”英国人记载说:“北京成了真正的坟场,到处都是死人,无人掩埋他们,任凭野狗去啃食躺着的尸体。”日占区设立“安民公所”,德占区设立“华捕局”,沙俄侵略军张贴布告,禁止人民反抗,说“遇到执枪械华人,必定即行正法。若由某房存放枪械,即将该房焚毁”。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继续进攻了保定、易县、永清、张家口、山海关、娘子关等地,沙皇俄国出动17万军队侵占了东北,八国联军在各地烧杀抢掠,把城市乡村变成一片废墟。根据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撰文的揭露,仅在河北任丘县一处,美国基督传教士梅子明表示有欧洲天主教传教士以680名天主教徒被害为由,提出“用人头抵人头”为口号就杀害了清朝无辜百姓680人。八国联军侮辱妇女,任意蹂躏,据记载:“联军尝将其所获妇女,不分良曲老少,仅驱诸裱褙胡同,使列屋而居,作为官妓。其胡同西头,当经设法堵塞,以防逃逸。惟留东头为出入之路,使人监管,任联军人等入内游玩,随意奸宿。”大学士倭仁的妻子已经九十岁,被侵略军百般侮辱而死。许多人不甘侮辱,含冤自尽。国子监督酒王懿荣居住的锡拉胡同11号,愤怒地说:“岂能被所辱?”全家投井自尽。同治皇后的父亲、户部尚书崇绮的妻子女儿被拘押到天坛,遭到八国联军数十人轮奸,归来后全家自尽。崇绮服毒自杀。

亡命窜慈禧------1900年6月21日,八国联军占领大沽炮台,随后仅仅两个月联军就已经攻打到北京城下。此时,清朝仍有八万人守城,比敌人军队数量多出几倍。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慈禧太后却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不是率军抵抗,保护自己的子民,不是身先士卒以身殉国,而是选择了溜之大吉似的“潜逃”。 慈禧走之前,还不忘报私仇,让太监把光绪皇帝宠爱的珍贵妃推到井里淹死。随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皇后隆裕、大阿哥溥俊、几个格格、贴身宫女和2个太监先逃到圆明园。此刻,端亲王、庆亲王,庄亲王等一帮王公贵族,都在圆明园等着慈禧。于是,慈禧便在圆明园调集起第一支卫队,共有1000多名八旗虎神营和神机营士兵,这些人都装备着美国和德国马枪,步枪。由于事情发生得很匆忙,两宫出逃的行踪较为保密,为安全起见,暂时未下令下方政府进行接待。慈禧等人化装成农妇模样首先来到京城70里之外昌平的西贯市村。西贯市村是昌平最大的回族聚集区,村里有一座建于明朝弘治年间的清真寺,即以此为行宫。到了饭点,御膳是小米粥加炒白菜,饥不择食的慈禧觉得比宫里的满汉全席还美味。待了几天,传召昌平知州三次,始终未见其来,估计听到京城失守,已携带家眷潜逃。慈禧叹息不已,说了一句黄口小儿都懂的废话:“食俸禄的官员反不如老百姓有良心。”当晚,慈禧对李姓阿訇说道:“我们出宫时分文未带,今日已派人往京西取盘缠了,但不知取不取得来。你们要是有银子,可先借用几百两。”李某爽快答应了。第二天两宫起驾,清真寺凑足了白银900辆,大车二十辆,骡马三十匹。慈禧又要了一百枚熟鸡蛋,以备路上食用。随后,他们又抵达了河北怀来县。虽然已经是五、六月份了,但这里的夜晚依旧寒冷,颇有几分饥寒交迫的感觉。无须讳言,慈禧之前哪受过这种苦,据岑春轩回忆,当时慈禧忍不住痛哭,光绪皇帝因饮食问题腹泻不止,可想而知慈禧和光绪皇帝的处境之艰难,再加上交通不便,逃走时很慌忙,没有带多少粮食和清水。要命的是当时的怀来县因为战争问题,城内基础设施破损,什么也没有,慈禧和光绪等人只好栖身在鸡鸣驿贺家大院,至今贺家大院二进院的山墙上,还留有"鸿禧接福"四个楷书的砖雕。就在慈禧和光绪皇帝陷入如此饥寒交迫之窘境的时候,怀来县知县吴永通过驿站管事知道了慈禧到此的消息,吴永顿时明白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当即召集一干人马前去接驾。此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都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君臣相见,只能苦笑。吴永因为来见驾心急,只带来一些简单的食物。慈禧和光绪见到送来的小米粥、玉米面窝窝头等家常便饭,心里已经十分感激。在宫中时,对于养尊处优的大清皇帝和西宫太后,这些家常便饭当然是粗糙难以下咽,但是在这时候,原本尊贵的慈禧和光绪,基本已经精疲力竭,有饭可吃就很知足了。久旱逢甘霖,慈禧吃完后非常高兴,夸奖吴永很忠诚,对吴永的帮助也心怀感激。从此,吴永就跟随两宫銮驾,负责饮食起居,随后两宫行至宣化又暂住几天,在得到喘息补给之际,光绪皇帝做惊人之举,他下达了罪己诏,并着令留京的王公大臣和洋人交涉办理善后事宜,同时下令解散义和团。接着慈禧太后也做出惊人之举,他下令圣驾经过,沿途十里以内,豁免本年丁粮。另外,怀来知县吴永因接驾劳苦功高升为知府,宣化县知县陈本也得刚毅保奏,留军机处备案,可谓时来运转。双宫到达山西太原后,脚跟逐渐站稳,生活饮食逐渐有了保障。慈禧、光绪开始行天子令,发布诏令,宣布各地,并要求沿途地方官员做好迎接和供应的准备,吃糠咽菜的日子再次成为历史。10月26日,奔波了两个多月的慈禧等人,终于安全抵达西安。慈禧、众王爷、随从大臣组成临时朝廷,疏通通讯渠道,打通驿站,重新控制了朝政。为了促成与八国和解,派李鸿章签订了《辛丑条约》。在国内局势稳定后,慈禧一行决定返回北京。返回过程从10月6号到次年1月7日,整整耗时三个月,期间内慈禧的奢靡程度达到顶峰,与西逃时完全不同,慈禧回京的队伍非常壮大。离别西安时,彩灯万盏,欢送仪式隆重无比。慈禧一行人离开的马车,就用了三千多辆。金银财宝、绸缎、古董数不胜数。一辆马车一个车夫,光车夫就有3000人。另外,还有卫兵和各种随从人员,人数已达二三万多人。慈禧并没有直接返回北京,她在开封呆了一个多月,以观察形势。慈禧在开封正好赶上她自己67岁生日,并且在中原地区,交通十分便利,所有省份的官员为了给慈禧太后庆生都涌向开封。在开封市里,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老佛爷门前唱大戏,终日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而吴永与慈禧太后在途中日夜召对,可谓荣宠非常,让他的政治前程更上了一层楼。但是朝廷的情况并不简单,吴永从基层知县中突袭龙门,使他不适应朝廷的气候,也被军机大臣、岑春轩等人排挤,最后郁郁寡欢,1936年病逝。然而,对这段可耻的历史,清代史书将其美化为“西狩”,对逃亡路上的各种事也很少提及,但一些史书还是记下了许多细节。慈禧西逃的这一路,可谓是从穷困潦倒到再次奢靡。当慈禧携带千两黄金返京之时,沿途的百姓却是穷苦不堪,尤其是陕西、山西等地,因为天气干旱还在闹饥荒。1902年1月8日,慈禧太后回到北京。这天,她自保定乘火车至北京马家堡车站,乘舆经永定门入正阳门还宫,慈禧随即下诏联固邦交,修明内政,兴利革弊,君臣上下,同心协力,切实讲求。并命外务部择期觐见各国公使及公使夫人。入宫后的当日,慈禧即追赠珍妃贵妃位号。13日,慈禧批谕各地方官务使民教相安,严禁传习白莲八卦等邪教,又将左副都御史何乃莹,侍讲学士彭清藜,编修王龙文,知府连文冲,以逢迎附和拳匪罪,均革职永不叙用。19日,她命袁世凯参与政务处。1月28日,慈禧太后第一次公开接待外国使节。“召见从头到尾是在格外多礼、格外庄严和给予外国代表以前所未有的更大敬意的情形下进行的”。同时她又接待“外交团中的各位夫人”,“在问候这些夫人的时候,表示出极大的同情,并且一边和她们说话,一边流泪”。此后,她“迫于洋人之威,凡洋人所要求,曲意徇之;各国公使夫人,得不时入宫欢会,间或与闻内政”。然而,慈禧此次西行夺路逃窜,无形之中加重了各地人民的苦难,也使得清政府走向灭亡更近一步。

扼腕缅光绪------光绪帝是慈禧太后的亲侄子,又是她的亲外甥。在很长的时间,慈禧太后把光绪帝当作亲儿子看待的,也寄予厚望。然而,一场“戊戌变法”,让他们从血浓于水的亲人,瞬间变成你死我活的仇人。此后,慈禧太后对光绪帝堪称恨之入骨。她一度想废黜了光绪帝。可是,由于西方列强坚决反对,这才作罢。于是,慈禧太后便以光绪帝罹病不能理事为由,将他囚禁在瀛台。瀛台不是台,而是中南海里面一个小岛。因其四面临水,对于光绪帝来说,更像是一座与世隔绝的监狱。身处瀛台,光绪帝一日三餐是一些又冷、又硬、又没滋味的残羹剩饭。他哪怕使用一个铜钱,都必须征得慈禧太后同意。因此,他外出时,身上常常买一碗杏仁茶的钱都没有。
然而,即便如此,慈禧太后仍不放过任何一个折磨光绪帝的机会。慈禧太后喜欢在宫中看大戏,是一个资深“戏迷”。她看大戏时,常将光绪帝叫来,陪自己看戏。而只要光绪帝在场,慈禧太后必点戏目便是京剧《天雷报》。《天雷报》讲述一个叫张继保的人,自小被养父母带大。可是,张继保考中状元、飞黄腾达后,却不肯认养父母,结果被雷电劈死。这简直就是含沙射影地骂光绪没有良心,要遭天雷报。慈禧太后西逃时,带的人马不多,但慈禧却始终将光绪帝带在自己身边。那么慈禧太后既然对光绪帝恨之入骨,又为何还要带上光绪一起逃难?其原因则是光绪帝是慈禧太后所有权力的唯一来源。不言而喻,慈禧太后是晚清中国的实际统治者,掌握最高权力近半个世纪,可她的权力来自哪里?两个字:皇权。尽管光绪帝被囚禁后就跟一个傀儡差不多,然而,大清王朝还是姓“爱新觉罗”,而不是姓“叶赫那拉”。由于受清朝祖制限制,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慈禧太后是通过垂帘听政的方式,才获得了最高权力,但她仍然不能取而代之,像唐朝武则天那样废掉光绪帝,公开称帝,让大清王朝改姓“叶赫那拉”。于是乎,大清朝只有光绪帝才具有皇权的正当性,而慈禧必须借助光绪帝的身份,才能够掌握权力。这就是为什么慈禧太后下诏公布重大事项时,必须要使用光绪帝的名义。换句话说:没有光绪帝,慈禧太后什么都不是。光绪没了,慈禧太后也就岌岌可危。所以,慈禧太后在西逃路上,一定要将光绪皇帝形影不离地带在身边,而不是巴不得把光绪帝留在北京城,因为把光绪帝留在北京城,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特别是,西方列强一直视光绪帝为大清王朝合法领导人。上次,正是他们阻止了慈禧太后废除光绪帝的努力。如果光绪帝留下,很有可能会逃离慈禧的控制,通过西方列强的帮助,重起炉灶,培育一批新的势力,从而将远在京城之外的慈禧抛离权力核心。然而,即便是西逃返京时,慈禧也仍然没忘记虐待光绪帝。当时,慈禧一行走到保定住下,慈禧睡觉的地方被褥铺陈华美,李莲英作为慈禧身边的红人,住的地方自然也不赖,而光绪则十分凄惨。李莲英伺候慈禧睡下后前来探望光绪,见光绪在灯前枯坐,小太监无一人在殿内值班。此时,光绪虽被软禁,但还是名义上的一国之君,那些值班的小太监胆敢如此怠慢他,肯定有人指使或暗示的结果。李莲英忙向前询问,一问才知,原来光绪皇帝连睡觉的铺盖都没有,此时天寒地冻,根本没法睡觉。李莲英当场跪下抱着光绪的腿哭道:“奴才罪该万死!”并把自己的铺盖抱来给光绪使用。光绪后来回忆西逃时的经历曾说:“若无李安达(对太监称安达,是一种尊敬或巴结的意思),我活不到今天。”而这只不过是慈禧携光绪西逃路上的一个事例,但我们由此可见光绪一路上受到多大委屈,但光绪最终没能逃过慈禧的毒手。慈禧大约知道自已即将归西天,不愿意在他死后,光绪皇帝重新掌权,于是派人毒死了光绪帝。而此说主要依据是,清末给光绪看病的名医屈桂庭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光绪在临死前三天,在床上不停地翻滚,并且不停地大叫,‘肚子疼得不得了。’脸色发暗,舌头又黄又黑,明显是中毒症状。”这个投毒的最大嫌疑人自然是慈禧太后,因为她是当时最有权势、最严密控制光绪帝、最好下毒、最可能下毒的人。据专家对光绪头发的检测发现,头发内的砷含量极高,由此可以判定光绪帝死于砒霜,而唯一可以杀死光绪的人正是慈禧。试想,如果光绪帝不死,如果“戊戌变法”得以成功并实施……然而,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

2022/8/3农历虎年七月初六


孙世元,网名: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男,大学文化,三级作家,下过乡,当过兵,修过飞机,开过火车,在铁路多经部门经过商。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八大代表。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于八十年代陆续发表文学作品,在九十年代晚期开始中、长篇小说创作,曾在《章回小说》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煤台老凿李宝昆》(2001年6期)《无规则游戏》(2002年2期)《辽西炮手》(2003年2期)《谜底在新婚之夜揭晓》(2003年11期)《鬼节》(2004年8期)等省市级文学期刊及各大网络平台发表小说,诗歌,古体诗词,散文,影视剧本,理论课题,报告文学很多很多,仅在《中国诗歌网》就发表旧体诗词五百多首,在《江山文学》《觅涯网》《中国网络诗歌》《诗词在线》《中文诗歌网》《大中华诗词论坛》《天涯网诗词比兴论坛》等等大型网媒发表现代诗歌及旧体诗词两千余首。本人从一九八五年第一篇散文《冬登华山》第一篇小说《带号码的路徽》见诸报端起,时至今日已公开发表作品达三百万字。

字数:9879 人气:51 收藏:0

支持本书

评论区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3-2017 觅涯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觅涯 鄂ICP备13008056号